欢迎访问:俺也去我也去五月停停-婷停五月深爱五月激情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女侠与贱男

女侠与贱男

绝情谷一役,黄蓉以「南海神尼」骗得杨过打消自殁之意后,即火速赶回襄
阳,一方面协助丈夫处理军务,另一方面又得协助鲁有脚,为丐帮一些重要事务
出谋献策,弄得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,绕是黄蓉智胜诸葛,亦要在一个多月后,
才可摆脱营营役役的生活,静下来稍事休息和全心照料郭襄和郭破虏。

  这天闲来无事,两个小娃儿吃饱了奶便睡个不亦乐乎,望着郭襄安祥的睡相,
黄蓉自是感慨万千,想到这个小娃儿甫出生便遭逢大难,接连给杀人如麻的李莫
愁和死敌金轮法王盯上,后来又被杨过掳去终南山,几经波折,却又能平安回到
自己身边,真是惊险到极点,却又幸运到极点。

  说到幸运,黄蓉随即想起杨过,如非这孩子当日全力保护郭襄,这女婴早就
不知到了天国还是蒙古。自忖对这孩子所负甚多,郭家非但不能报以万一,反因
郭芙的莽撞,害得杨过断却一臂、小龙女身受重伤、不知所纵,心中自是郁闷;
又想到自己游历江湖以来,所遇英雄豪杰委实不少,但如杨过这般智勇双全、英
雄少年又容貌俊美的,却是找遍天下也难觅其二。丈夫郭靖自是侠之大者,人却
古朴踏实,欠缺一份风流、一份邪气。杨过既为父亲黄药师之友,加上他和师尊
小龙女超乎伦常的恋情,自是邪气十足了;又见公孙绿萼、程英等女对他倾心至
极,也可称得上风流倜傥。

  黄蓉本为东邪之后,小时候也曾被称为小妖女,跟杨过自是同道中人。

  只因现下已为人母,加上郭靖的影响,方把邪气收敛,以免成为女儿及二武
的坏榜样,但她心坎深处,实颇欣赏杨过的悖伦乖行。她甚至想到,假若跟杨过
相识在先,自己会否选择郭靖,实在是未定之天。

  她也想不到,自己竟有奇怪如此的想法,只是这个念头稍瞬即逝,而同情杨
过之意却生:「唉,过儿饱历苦难,几经波折方能与小龙女重逢,敦料转眼又是
分别。他虽已放弃轻生之念,但这漫长的十六年,他孤苦怜丁,却又如何受得了?」
回想自己授予鲁有脚打狗棒法时,曾承诺授与杨过一身业艺,以不负夫君期望。
想到当时他那副哭相,和绝情谷中那副英气勃勃之相,她也不禁失笑,想到:

  「过儿成长得这么快,他机警聪明,武功也许比我更高也说不定,只是我曾
许诺教他功夫,打狗棒法教是教了,可是兰花拂穴手和奇妙阵法,我可还没教他。

  都说江湖人士一诺千金,说不得,总要把他带回襄阳盘恒好些日子,授予点
穴法和阵法,叫他专注武学,或可稍减思念小龙女之痛,即便不行,学此二法对
他总是无害,亦圆了自己的诺言。「

  当下即呼召鲁有脚,着他教一众叫化子帮忙。丐帮既为天下第一大帮,要寻
找一个人又有何难,怎料一个月来,不但找不到杨过,甚至连些许线索也找不到。

  黄蓉自是放心不下,深恐杨过遇上意外,或是又起自毁之念。又过数天,黄
蓉再问鲁有脚,得知仍是音讯全无,而她思念杨过之心却竟与日俱增。眼见襄阳
无事,鲁有脚亦渐渐掌握管理丐帮之道,即向夫君言明,明天一早便即外出寻找
杨过。郭靖思念故人之子已久,自是无有不允。

  郭靖自是对妻子依依不舍,临睡前夕,他把黄蓉抱在怀里,语带关心的道:

  「蓉儿,这次出门,你真的不用别人相随?虽然这阵子战事稍息,但道路总
非安全,你还是带上芙儿齐儿,或是几名丐帮弟子以作护卫吧?」「靖哥哥,你
也知道芙儿是不能带的了,她把小龙女害得这么惨,过儿纵是不愿加害芙儿,总
也不会与我们相见。如我只带齐儿,芙儿不恼恨我才怪,她俩最近这么要好,你
又不是不知。二武跟你学习守城,我更不能带走他们啊,而且,把他俩带走了,
耶律燕和完颜萍不也太可怜了么,呵呵。」「那带上几名丐帮子弟总可以吧?」

  「那也不好。鲁有脚接任不久,正是树立威望之时,如我随随便便即因私务
而带走他几名弟子,旁人瞧着自然不好,觉得还是我在当帮主。」「唉,这些道
理我岂有不知,只是你孤身在外,我难免担心。」黄蓉见其意甚诚,颇为感动,
即紧抱郭靖并即安慰道:「靖哥哥,便是李莫愁这般武艺高强之人我也打发掉了,
加上我现在身子大好,你尽管放心好了。」郭靖深知妻子武艺高强,智计天下无
双,虽仍难免担心,却也想像不到天下有什么人能为难她,当即允诺她远行。唯
眼见怀中娇妻即将离己而去,心下自是愀然不乐,下体却是不由自主的膨胀起来,
他在黄蓉的耳边道:「你又要离我远去,说不得,今晚总不能把你放过。」

  黄蓉早已感受到夫君那话儿蠢蠢欲动,即轻吻郭靖面颊,面带一丝微笑,道:

  「你怎样不放过我啊?」

  眼见娇妻貌美如此,郭靖难以忍受,一边与妻子深吻,一边熟练地把黄蓉的
衣裳尽去,黄蓉也体贴地把夫君的衣服一件件脱去。

  这数天军务不忙,他俩亦不时抽空欢愉一翻,只是郭靖古朴诚实,对妻子可
谓相敬如宾之极,便是作那回事,亦惟恐动作稍有不敬妻子,于是一招一式,可
谓刻板之极,成亲以来,尽皆如此。犹幸习武之人身子自然强健,郭靖耐力持久,
黄蓉偶而亦可达致高峰。

  这晚他们亦复寻常,郭靖把身子压在黄蓉身上,双手把妻子紧抱,下体不断
抽插黄蓉的小穴。黄蓉对此早已习以为常,感到夫君的强壮和对自己温柔体贴,
她的下体亦愈来愈湿润,双脚尽开以迎合夫君,口中亦连声哼哼。

  「蓉儿,舒服吗?」

  「嗯……靖哥哥,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蓉儿,我爱你……」

  「我也爱靖哥哥……嗯……」

  「蓉儿,你快点找到过儿回来,我们立即再多生几个孩儿……」在郭靖的努
力抽插下,黄蓉突然听到「过儿」二字,即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:

  不知过儿是否已跟小龙女行此夫妻之礼?武三通和芙儿都说过儿跟小龙女已
在古墓成亲,想来他们已经……呵呵,过儿已非小孩子了……她又在想:不知过
儿跟小龙女行此事时的情况如何?过儿机智聪明,不知行此事时与夫君可有不同?
不知过儿……他那话儿长的如何……怪念头一个接一个浮现,使黄蓉小穴倍添湿
润,加上郭靖卖力的抽插,更使她兴奋连连。她紧紧的抓着郭靖,口中啊啊啊的
叫个不停。眼见妻子较往常兴奋,郭靖以为妻子也舍不得离开自己,于是一边加
速抽插,一边努力强忍着。他自然不知,黄蓉此刻在想的,却是杨过用各种她想
像不到的方法来奸淫自己,把自己弄得羞耻无比却又兴奋至极。

  此时,郭靖的抽插到已到了极限,终于在她耳边说道:「啊……蓉儿……我
要来了……」

  「啊啊啊啊啊……来吧……过……靖哥哥……啊啊啊啊!」可幸黄蓉尚存半
分理智,否则把「儿」字吐出来,绕是她智胜诸葛,可也不知要怎样自圆其说了。

  郭靖跟黄蓉都一泻如注,呼气不绝。平常爱洁净的黄蓉,在稍事休息后都会
立刻前往浴室冲洗。这晚却因兴奋过度,找到郭靖的胸部便躺下去昏昏入睡了。

  郭靖见美妻睡得昏昏沉沉,自是爱怜与自豪之情大增,当下轻吻她的额头,
便也呼呼入睡去了。

  他又岂能想到,怀中的娇妻,正在梦中和杨过继续淫乱地交配着……

             第二章、客栈受辱〈上〉

  「嗯……郭伯母,我要狠狠的干你小穴……你的小穴干多少次也不够……」
「啊啊……过儿,给我……快啊……啊啊!」

  「郭伯母……啊啊!」

  「过儿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!」

  黄蓉从梦中綷然惊醒,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客栈房间,想起自己在这里逗留已
有数天,杨过仍是音讯全无。原以为只是丐帮帮众办事不力,孰料自己亲自出马,
仍是毫无所获,看来真要找到杨过,尚需多花费更多时日。

  她大汗淋漓,想起刚才激烈的梦,心中犹有余悸。

  「怎么我连做梦也会见到过儿,更梦到他跟我……真是太羞人了。」「见到
他以后,难到我真会跟他干这回事吗?不会,过儿比我小这么多,而且此行只是
为了把他带回襄阳传授武功,加上他已有小龙女,绝不会…」想是这样想,可是
黄蓉的手却不自觉的往私处摸去,适才的春梦不但未能使她平复下来,反使她渴
望更多。

  「啊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她深知客栈到处是人,而且所谓的墙壁,只是薄薄的一片大木板,绝难隔音。

  纵使如此,她却难以忍受空虚的滋味,因此一面大开双腿,双手不断在揉搓
阴核;一面紧闭小咀,努力压抑浪叫声外传。脑海中,夫君和杨过的面孔在交替
浮现着,只是杨过的脸孔出现的毕竟还是较多,与此形成正比的,是她越见激烈
的手部活动。

  「嘿嘿,小妹子一个人很寂寞是吧?不如好哥哥过来陪你一下好吗?」黄蓉
再一次綷然惊醒,隔壁一把轻薄的声音使自己欲念全消,也不管是板子太薄还是
浪叫声太大,羞愧无比的黄蓉立刻停止自慰,收敛欲望准备睡觉去。

  谁知隔壁的家伙又再出言轻薄:「小妹子完事了么?哎唷,莫非好哥哥刚才
把你吓坏了?真对不起了,不如你过来我这边,让好哥哥的大鸡巴把你好好安慰
一下吧。」

  想到自己的羞事被人知晓,虽然对方不知自己是谁,可黄蓉仍是羞愤不已。

  然而此事终归是自己行羞事在先,对方嘲弄在后,黄蓉心想且由他说去,自
己睡觉去也。

  然而那男子好像仍意犹未尽,嘲弄黄蓉之声不绝,一时在模仿她的自慰声音,
一时则像在说书般,把她说成人尽可夫的淫女子。

  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,听到这些轻薄之言不绝如缕,黄蓉便是修养再好也忍
受不了,于是以薄纱遮掩面孔,只露出一双杀气重重的眼睛,随手提起竹棒,施
尽轻功越窗而出,跳进隔壁的房间。

  隔壁的房间一片漆黑,黄蓉轻功卓绝,睡在床上的男子显然被蒙在鼓里,仍
然在大放肆言,黄蓉随手施尽两三下棒法,即把对方轻易从床上打下来。

  「你这家伙是谁,竟敢暗算你老子?」

  那男子迅速站起来,可是还没能跨出一步,又被黄蓉一棒绊到在地。

  「这家伙武功平平,只是莽汉一名」黄蓉心想。

  男子还道是自己大意,于是再度站起,依稀看见前方的一个人影,想也不想
便是一记重拳。

  黄蓉听风辨影,轻轻的闪开对方的攻击,更顺势进了三记重棒,心想适才你
如斯辱我,总要教你吃些苦头。

  男子「啊」的一声往后便到回床上,他终于知道是遇上高手,只是没想到对
头一路跟纵至此,让他不得安睡。心知自己绝非其敌,当即跪下来求饶道:「大
爷,千错万错都是小人的错,只是小人已把银两都尽数归还,现下的银两都是我
自己的,大爷你可千万要相信,要不你可去城东找她确定一下,小人可万万不敢
不遵从你独臂大老爷的吩咐。」

  黄蓉一路听来,大致明白他误会了自己是别的对头,这对头跟他有些钱财的
纠纷。只是听到最后,一句「独臂大老爷」却使她震了一下:「他口中的」独臂
大老爷「莫非便是杨过?江湖上独臂的侠客不多,更没听说这一带有什么知名的,
想来或许有机会从他口套到一些线索。」

  于是黄蓉把嗓子压低,问他道:「我不是你的对头,你说的独臂大老爷是谁?」
怎知道那男子虽然武功平平,心思倒机敏得很,甫听到黄蓉开口,加上传来鼻中
的浓烈的女儿香和些许的淫味,便猜到对方多半是遭自己打断自慰之乐的女子。
可惜女子来是来了,香也香得很,却不是过来跟自己亲热,自己倒给他打得心口
红肿一片,于是又求饶道:「没想到原来是隔壁的女侠大人过来啦,小人适才口
没遮拦,信口胡吹一翻,请女侠大人有大量,千万不要见怪,小人不知天高地厚,
还望女侠海涵。」

  黄蓉呆了一呆,心想这家伙倒有两分聪明,于是不再压低嗓子,问道:「你
好好回答我的问题,我便饶恕你适才的无礼,你的对头是谁?他的相貌如何?」
「女侠有求,小人自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实,只是小人真的不知那家伙的名字,
亦不知他的相貌如何。」

  「哼,你是肚子饿,想多吃我几棒不成?」

  「女侠饶命!非是小人有所隐瞒,只是小人实不知他的名字,他相貌原是奇
丑无比,只是小人猜想,他多半戴了面具,故小人实不知他相貌如何。」至此,
黄蓉已猜到这位独臂大老爷便是戴了人皮面具的杨过,心下兴奋莫名,只是咀上
仍是冷冷的道:「你怎知他戴了面具,而非天生丑陋?多半是你信口雌璜。」

  「女侠明鉴,小人在道上行骗为生,虽不精于易容,对江湖上的各种骗术倒
也略知一二,那独臂小子不愿以真面目示人,故戴上精巧的面具,这点小人是十
分肯定的。」

  「好,那你因何跟他下梁子?」

  「这事说出来倒不大光采,小人盘川将尽,于是在两天前在城东拿去一名女
子十两,那独臂小子今天中午不知从那里走出来,多半是那女子告的状。他把我
揍了一顿后便要我把钱尽数归还,他娘的,我钱没赚到,却赚到一顿,脸都肿成
一大片了。」

  他边说边想道:「然后晚上又给你这臭婊子揍了第二顿,今天真是霉到姥姥
家!」

  黄蓉心想,原来杨过这小子路见不平,教训这家伙来着。他说是「拿」,想
来不是骗便是抢了,还不知那女子有没有受辱。想起适才被他调戏,本想再送他
两棒,只是还没查知杨过的行纵,于是忍住问道:「那独臂侠现下在那?那女子
又是住在城东那家?」

  孰料那男子灵光一闪,当下明白眼前女子问题中的破绽,于是本来跪在床上
的他,随即坐回床边,冷冷的道:「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我告诉了你又有什么好
处?」

  黄蓉也不禁佩服这男子的机智,他说自己行骗为生,想来不假,于是说道:

  「我也不勉强于你,只是夜栏人静,大夫都睡觉去了,倘若待会我下手太重,
你唯有自求多福了。」

  男子心下惊慌,咀上却不输人道:「女侠既已教训小人一次,再来一次也没
什么大不了,只是这位独臂侠神龙见首不见尾,要是女侠把小人打死了,要再找
他便难如登天了。」

  他怎料到这么随便一句托大之词,居然能打动黄蓉。这数天来,黄蓉苦寻杨
过不获,倘若放过眼前的线索,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找到他,于是说道:「好,
我也不为难于你,我们且来个交易,我给你十两,你告知我一切。」「嘿嘿,这
提议原是不错,只是小人此刻倒不想要金钱了。」「那你要什么?」

  「只要女侠听从小人的命令,好好服侍小人一晚,小人定当有求必应。」原
来这男子历练江湖,又极好女色,在跟黄蓉谈话中,早已被她的的体香吸引,加
上知道黄蓉空虚寂寞,形势上自己又掌握主动,于是色胆包天,对眼前这位武功
奇高的女侠作此下流的建议。

  黄蓉怎容得这般无耻之言,当下一棒便往他挥去。他受了一棒,胸口吃痛,
口气可绝不输人:「你打死我好了,反正以女侠的才智,两三年后总能找到独臂
侠的。」

  原来接肿而来的妙着,却被这无赖的一句言语轻轻的挡去。黄蓉可真是进退
两难,她雅不愿作此下流之事,可是杨过的消息对好而言何等重要,而且光凭
「城东的女子」五字,根本不可能查出甚么名堂,然而想到为了一条线索而作此
牺牲,却又万万不愿。

  她犹豫良久,那男子却又开口道:「适才听到女侠呻吟之声,想来女侠亦寂
寞难耐吧?何不乘此良机共聚一宵?待会小人绝不点火着光,我既无法得悉女侠
模样,自是无法事后损害女侠名声。何况女侠武功高强,小人万万不是你的对手,
假若小人待会过份无礼,女侠只消轻轻一掌,小人便要往阴曹地府报道去了。以
如此条件,即可换来珍贵情报,女侠请三思啊。」黄蓉紧咬下唇道:「好,但我
也叫你知道,若你胆敢有所瞒骗,除了把你杀掉,我还要你先尝尝我的手段!」

  「小人起誓,绝不敢对女侠有所瞒骗,否则必遭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!」黄
蓉叹了一口气,「好吧,随你的便,那你想怎样?」男子笑道:「好妹子,先坐
过来这边吧!」当下便拖着黄蓉的手,强把她拖到床边,黄蓉轻轻争扎一下便坐
到床边,正好坐在男子的两跨中间,背靠着这名无赖,双手掩护胸部,心中既是
羞愧,又是惊慌,又带有两分奇异的感觉。

  男子心中兴奋至极:「臭婊子刚才把我揍得痛快,现在看我还以颜色,不把
你干死我这男人不做也罢!」

  想是这样想,他行事起来却又冷静十足。他不急于进攻黄蓉的丰胸,双手轻
轻环抱她的纤腰,又不时轻轻抚摸她的腰垂,嘴巴可忙得很了,一时轻吻黄蓉的
锁骨,一时热吻她的粉颈,一时在她的耳边吹气,说上几句赞美说话。

  黄蓉什么时候受过这般细心的抚摸,徐即快感连连,跨下都开始湿了,防卫
美乳的双手也松了下来,只是羞于呻吟,于是还努力强忍着。

  男子对于黄蓉细微的变化可谓了如指掌,当下双手慢慢从腰部往上进攻,他
轻轻握着黄蓉的玉手,把他们分别放在自己的大腿之上,黄蓉本来还有点争扎,
可是男子又在黄蓉耳边吹气,使她人都软了下来,便不在抗拒把手放在这无赖的
大腿上了。

  成功解决障碍后,男子也忍不住了,双手狠狠的抓向黄蓉的丰胸,黄蓉「啊」
的一声,既感羞耻又感痛楚,却也有几分兴奋,她羞愧无比,如非为了杨过,她
早已一掌把这男子干掉了。

  男子自不知黄蓉的心思起复,他倒是讶异于黄蓉双胸的丰满。「妈的,这妞
儿腰这么幼,胸这么大却又这么挺,真是极品!看来今晚老子不用睡了!」他有
节奏的按摩着黄蓉的双胸,咀巴转而进攻黄蓉的耳垂。黄蓉强忍了一会,终于忍
不住轻声呻吟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女侠的胸部又大又挺,偏生摸起来却这般柔软,真是美得很啊。」「啊…
…你……无耻……别再说了……快停手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只是说这话时,黄蓉
已是娇声连连,刚才的霸气已全消失。

  男子右手轻抚黄蓉脸颊,把黄蓉俏丽的脸庞往后仰,男子也忍不了,低头便
是一吻,黄蓉委婉相就,双方就像情侣般热吻起来,不断在交换彼此的唾液。

  这时候,男子不知不觉已把双手进攻至黄蓉的衣服里头,不断在玩弄着她的
乳头。不愧是色场老手,男子有节奏地按摩和揉搓着黄蓉的乳头,使黄蓉更形兴
奋,她的私处早已湿了一大片,感觉异常空虚。

  不知不觉,黄蓉的上衣已被退去了,她羞得面红耳赤,只是下体的空虚感却
异常强烈,她希望得到更多,于是也顾不得羞耻了,把左手从男子的大腿向后抚
摸,直至对方早已暴跳如雷的下体,她轻轻抚摸着对方的龟头,把自己最原始的
欲望和需要告诉对方。

  男子兴奋莫名,口中柔声道:「女侠很想要他吗?」黄蓉的脸红得像刚烧红
了的铁,却又不敢回话,只得继续轻轻抚摸。

  「女侠不回话,看来是不想要他,那便算了。」说罢便把黄蓉的手从自己的
私处抽离。

  「不……我很想要……想要他……」黄蓉的声音细如蚊叫。

  黄蓉也不相信自己接下来的动作,她除了把手再次放到男子的私处上,更主
动把手伸进裤内,直接感受对方火热的肉棒。

  黄蓉心想:「啊,怎么这么大,而且热的很……不知放进去会是什么感觉…
…啊啊……怎么我会这样……啊……」

  男子心想:「想不到女侠武功高强,原来却是淫娃一个,才揉两下便变得这
么骚,哼,看我不好好教训你!」

  男子当下放弃进攻黄蓉的乳房,却把黄蓉紧闭的双腿打开,分别搁在自己的
大腿上,这姿势是何等羞耻,黄蓉随即把右手挡在私处前,咀边却在说「不要…
…」,左手却不愿离开男子的阴茎。

  男子已决定要尽情羞辱黄蓉,于是强行把她的手拿开,然后隔着内裤抚摸黄
蓉的私处。

  「女侠很骚啊,你的内裤都全湿了,呵呵。」

  「不要……不要说啊……啊……很羞……啊……」「女侠刚才不是说想要吗,
你究竟想要什么啊?」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我不说……怪羞人……」
「女侠不说便算了……」说罢,男子却加强刺激黄蓉,他的手早已越过黄蓉的内
裤,直接刺激着黄蓉的阴核和阴唇。

  黄蓉被他弄得娇声连连,下体早已湿如决堤,这下什么女侠,甚么丐帮前帮
主的尊严,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,她忍不住道:「我要你的……那个……」「那
个即是甚么啊?」

  「啊呀……你老是在欺负人……人家想好哥哥你的……肉棒……」「肉棒你
不是在握着了么,我已给了你啊。」

  「我不依啊……我要你放进我的……这里……」「这里又是什么啊?」

  「呀呀……你又欺负人……就是把好哥哥的肉棒……放到妹妹的淫穴里……
帮我止痒……啊……快啊……别再欺负妹妹好不好……求求你了……啊……」男
子一下淫笑,便把黄蓉和自己的衣服一古脑脱去,然后把黄蓉平放在床上,一下
子便插进黄蓉的嫩穴中,开始猛烈又有节奏的抽插。

  「怎么样,小淫娃,好哥哥的大肉棒好不好?」「好极了,妹妹爽得快要升
天了,啊啊!」

  「哼,这么快便升天了么?好哥哥还没尽全力啊。」「啊啊……再给我……
再给我……好爽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……」男子尽情施展浑身解数,用各种花式
和淫语尽情淫辱黄蓉,黄蓉此刻早已理智全失,只想跟眼前这男子一起达到顶端,
加上各种她从没体验过的招式,更使她趋向疯狂,湿水都洒满一床了。

  「小淫娃,你看你多么骚,淫水把床都弄湿了。」「啊啊……因为好哥哥把
妹妹弄得好舒服……啊啊……」「刚才你不是很威猛的么,怎么现下这么骚,哼,
你是小淫娃是不是?」「啊……我不是……啊呀呀……」

  「不是?那好,那我停下来,不插了!」

  「不!不要,不要啊啊!」

  「那你是小淫娃吧?」

  「啊……我是小淫娃,啊啊,好哥哥别停下来,我是小淫娃……啊……」
「好,小淫娃……好哥哥要来了,啊啊啊啊!」黄蓉在高潮间回复了一丝理智:
「啊,不要射进去……不要啊……啊……」「啊啊啊啊……太迟了……啊!」

  「啊啊!」

  黄蓉整个人都瘫软在床,身子都动不了,男子虽已射精,却不愿把肉棒抽离,
他把身子压住黄蓉,热烈的吻着黄蓉。

  又是一段激吻后,男子终于愿意离开黄蓉的身体。正当黄蓉想开口之际,男
子却抢先在她耳边道:「小淫娃,你说过今晚都要听我的,现下距离天光还早得
很,我们休息一会后便来第二回合吧。」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家园战争 下一篇:师兄弟的大家伙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